疼,爹地,我好疼

虽然知道日本红灯区的姑娘胆子大,但沒想到竟然这么执着,唐糖又握了一个雪团,指着刚将衣服上雪扑掉的那姑娘,“再不走还打你,He is my boyfriend and…… he can  only have sex with me! ”

  那两个人看着唐糖手中的雪团有些紧张的向后退了退,这时候唐仕仁伸手将唐糖手里的雪扔下去,握住她冻得有些红的小手,“我喜欢你刚才说的那句英语。”说着,在她嘴上亲了一口,虽然有很浓的酒味,但他喜欢。

  沒说错么唐糖当时想到的就是这个,要知道以她那破烂英语能表达明白就好不错了!

  唐仕仁打开副驾驶的门让唐糖坐进去后给她扣好安全带,然后自己坐进驾驶座发动车子,那几个女人不敢再向前,似乎被唐糖的气势吓到,也似乎是听懂了唐糖说的英语,要不就是唐仕仁拒绝的意思太明显,反正她们是放弃了。

  回到酒店客房已经是十一点多了,其他人还沒回来,唐糖已经沒有那么晕了,但还是有些兴奋,她在屋里转悠了两圈后坐在榻榻米上问唐仕仁,“爹地,那几个女的跟你说什么了你当时很凶。”

  唐仕仁脱了外套,坐到唐糖身边,回想了一下说,“她们说你喝多了一定不会让我盡兴,还说她们的服务会非常好,保准我满意,我可以选一个也可以选四个……”

  唐糖一听那个气呀,站起来边脱衣服边向地上摔,“放屁!她们说我不行呗意思是她们床上比我厉害我拍死她们……”将围巾帽子都甩到地上后,唐糖坐下来捂着脸,“唔……我还真不行,我害怕呀爹地”

  唐仕仁从来不知道唐糖说的害怕真的是在害怕,他一直以为她是对男女情事懵懂的担心和不安。伸手抱着她,轻抚着,“我是唐仕仁,是最爱唐糖的天狼星,唐糖遇到唐仕仁后,不需要担心任何事,要相信他!”

  唐糖点着头,“我想相信,可是,小天狼星,你以前是不是不太喜欢我”

  唐仕仁听完就笑了,好像这是多么可笑的一个笑话,“我沒有一秒钟觉得不喜欢你过。”

  “可是,你给我开家长会的时候为什么跟我说你比较忙,一直到我生日都不会来找我你明明不忙的,你一直都放假呢!我想不明白,不明白……”

  唐仕仁听她说完,有些好笑有些心疼,“为什么不早问我……原来宝宝喜欢隐藏心事。”

  “我不敢问呀,”唐糖闪烁着大眼睛,“我怕你是因为不想跟我在一起才那样说的。”

  “其实我怕忍不住想要跟你在一起才那样说的,糖儿沒成年呢,我对你心思那么不单纯这不是要教坏小孩子么,所以我想等你的生日,等你长大呀。”唐仕仁解释给她听,语气疼宠的像是在哄小孩,其实喝多的唐糖鬧脾气不就像是小孩撒娇么,“宝宝,以后想不明白什么就问我,我一定告诉你。”

  唐糖消化着唐仕仁的话,“是这样呀!”说完,还傻笑了两下。

  唐仕仁看她那傻乖傻乖的样子,心里直痒痒,“以后还要给你喝酒,话这么多。”而他喜欢听她讲话。

  “再也不喝了,头晕晕的。”唐糖摇了摇小脑袋,躺到了榻榻米上。

  刚躺下,电视机就响了起来,俩人都有些纳闷,唐糖本来被吓了一跳,突然想到什么,伸手在身子底下掏了掏,掏出了一个遥控器,她坐起身摇了摇手中的遥控器笑的特別娇憨,“日本的电视节目会不会放A~V呀”

  话音刚落,电视上就传来‘嗯嗯……嗯……啊……啊……乙太、乙太……雅蠛蝶……’的声音。

  两个人立刻傻了,真的有这种电视节目

  并且画面是高清的,真是该死的清晰无比。

  光着身子的男人伏在靠着书桌的女孩身上,女孩穿着校服,衣服的扣子已经被解开,上身露出一对丰满的肉肉,并且其中一个被男人含在嘴里,下面短短的裙子已经被掀到腰间,男人的手在底裤中探索……

  唐糖的脸腾的一下就红了,比喝完酒后还红,简直红透了!

  画面太邪恶了,在教室中、和高中生……

  “她……她说的什么”唐糖问完这话就想咬自己的舌头,懊恼的拍了下自己脑门,我在说什么

  天知道她仅仅只是想转移下注意力!

本帖隐藏的内容

“嗯……她说的是,疼,不要。”唐仕仁还真回答。

   咳咳,唐糖尽量让自己显得镇定,“你不是不懂日文么”

   “宝宝,你还要继续看下去吗”唐仕仁说着解开自己的衬衫扣子,转头看向她,眼神中有她陌生的情绪,敞开的衣襟让他整个人都显得不羁,他轻启嘴唇,“我可能会受不了……”

   谁要继续看下去!要看也偷偷回家看,跟他一起还不羞死!

   唐糖拿着遥控器一顿乱按,终于将电视成功弄黑了,灭掉!

   可是,突然间的安静,更尴尬了,甚至两人的唿吸都听的一清二楚。

   不知道是喝酒的原因还是房间太热,唐同学只觉得自己的体温不断升高,现在要怎么办她真是坐也不是躺也不是。

   就在她内心纠结着要如何的时候,唐仕仁的手伸到了她脸颊处,不轻不浅的抚摸着,温热的掌心渐渐向下,伸进毛衫领子中,解开衬衫的扣子,他的手在锁骨处流连一番渐渐向下,他的唇似有若无的亲着她另一侧的脸颊、嘴角、嘴唇,唿吸的热气蒸腾着唐糖,似乎她的脸更热了。

   恍惚中被他压到榻榻米上,又是一阵眩晕,在上面的他手肘撑在她胳膊两侧,居高临下的看着她,似笑非笑的面容十分柔和,美的不真实,她一定喝多了,心里想着,日本清酒以后可不能再喝了。

   唐仕仁轻声问,“想不想试试”低沈沙哑的嗓音性感的一塌煳涂,简直要让她再醉上几分。

   他说,想不想试试这么诱人的五个字,听的唐糖全身发软,脑袋发懵。

   “试……试什么”唐同学一紧张,脑子和嘴都变笨了。

   “就刚才电视上演的那个。”唐仕仁舌尖在她唇缐上流转,后辗转含住她的耳垂,炙热的、凌乱的唿吸在耳边感受的特別清晰,“嗯”他等不到回答,既性感又迷人的一声“嗯”让唐糖耳朵麻麻的。

   “不要,她都说乙太了,我怕疼。”唐糖眯着眼睛,脸颊红扑扑的,看似喝多了,其实还有理智。

   “你不要的话,我就会疼。”唐仕仁嘴唇压在她的唇上,似有若无轻舔着,说话的时候一股清冽好闻的男性气息被唐糖全部吸入鼻腔中,竟是异常的满足。

   “你哪疼”唐同学觉得唐仕仁在骗人。

   “唐小弟疼。”卖萌的唐仕仁能秒杀一切。

   谁来救救她!好色的唐仕仁太可爱了有沒有,要坚守不住了。

   “……我、我觉得我还是想看电视。”唐糖眼巴巴的看着唐仕仁,十分期待他离开她的身上。

   唐仕仁盯着唐糖看了一会儿,轻轻一笑,“想学一学怎么做的也好,国内青少年的性教育终归太保守了。”

   唐仕仁起身不再压着她,唐糖也赶紧爬起来拽了拽衣服坐好。

   唐仕仁将电视机打开,还是刚才那个台,那俩人已经全部脱光躺到了铺在地板的毯子上,而他们的姿势,唐糖知道,俗称六九,女人光着身子压在男人身上哼哼唧唧的,唐同学竟然瞬间意淫到了她趴在唐仕仁身上的样子,脸开始变得火热,赶紧用手拍了拍,“换个台吧!”沒办法,脸皮实在是不够厚。

   “要看什么”唐仕仁一挑眉。

   “……哆啦A梦吧。”

   “宝宝你觉得我现在有心情陪你看哆啦A梦”唐仕仁眉头一皱,那表情好像在说‘你在逗我吗’

   “不……不然奥特曼或者小丸子都行。”唐糖赶紧说,“蜡笔小新也行,蜡笔小新也露小,看他的和看这个男人的一样……”唐同学说到后来渐渐消了声,她在说什么

   她都要哭了,不带这么欺负人的……

   “那不如看我的吧。”唐仕仁看她那懊恼害羞的小模样,心痒难耐呀,索性将电视一关,转身再一次将唐糖压在身下,手探到身下毫不客气的拉开她的腰带。

   裤子被脱下去的那一刻唐糖才反应过来,啊啊啊的紧张的叫了几声就被唐仕仁堵住了嘴,舌尖纠缠着她的小舌,滑腻柔软;他的手也不老实,隔着毛衫揉着她胸前的饱满,丝毫沒有平时的温柔,另一只手钻进衣衫中,很有技巧的一挑,毛衫扣子全部崩开,连着衬衫打底衣一起被他脱下扔到了一边。

   他伸手拽起唐糖,让她坐起身正对跪着的他,“帮我解开。”

   他说让她帮他解开腰带,她伸着腿坐在他腿间做着心理挣扎,他好像等不及了,拿着她的手放到小腹上,居高临下的看着她,轻哄着,“宝宝乖,解开它。”

   是眼中情意太满还是声音太好听,唐糖终究伸出了手,打开他的腰带扣,又在他手带领下拉下了裤链,其馀的说什么也不做了,只知道拍着脸颊降温,再擡头看他的时候,他刚将衬衫扔离,全身只剩下一个底裤,她坐的姿势简直太好了,脸离他那很近很近,甚至里面的形状都看的十分清晰,惊叹一声赶紧躺倒远离那,这模样像是受惊吓的小猫,可爱的只能让人兽~性大发。

   背底一凉,他的手已经伸进去将胸衣解开,如今都已经做的如此熟练了,扯开胸衣,他手肘撑床悬在她的上方,“你这个样子简直要迷死人了。”

   话音一落,低头吻住她,舌尖扫过她口腔的每一处,手游走在她的身上,其中一个饱满被他握住揉捏,嘴唇滑到耳际,脖颈,锁骨,手也由胸前滑到腰际,小腹,渐渐,手指伸进底裤下,穿过密林,来到那神秘的地方,唐糖吓得紧紧抱住他,“爹地,你的手……你的手……”

   “手怎么了”他坏笑着明知故问。

   “嗯……在……在摸哪里”她已经说不完整话了,声音呻吟着似乎要哭了。

   她能清晰的感觉到他的手指每个细微的动作。

   “下面!”回答的十分言简意赅,他在摸下面,“宝宝……湿了。”他轻含着她的耳垂,暧昧的话语轻柔的随着热气飘到她的耳中,惹起一阵酥麻,从脚趾到大脑都是麻的。

   多么有禁忌感的两个字,简直要让人疯狂,唐糖闷哼着,小心翼翼的屏住唿吸,恐怕一不小心叫大了声音。

   唐仕仁唇舌慢慢下移,终于到了她的胸前,轻咬舔舐,暧昧的吸吮声音在安静的房间极其清晰,在他唇舌如此繁忙之际,他下面的手始终沒离开那里,游走在那四周来来回回,轻柔抚摸、碾压、磨蹭,却终不忍进去分毫。

   “爹地,受不了了,不要了……”唐糖摇着头,只觉得有电流阵阵划过全身,不知道说的是哪里受不了,只是不住的呻吟。

   唐仕仁也沒让她失望,擡起头来看着那嫣红的脸蛋,手也抽了出来拿到两人眼前,邪气的眼眸流转,这样的唐仕仁简直是魅惑。

   唐糖瞥见他修长的手指泛着水光,轰的一下脸变的通红通红,唐仕仁看着自己的手指微撇眼角轻轻的问,“嗯……你要不要……”

   “不要,不要。”唐糖几乎是立刻就大喊道。

   “那好吧。”说着,他将手再次滑到她的小腹,丝毫沒见犹豫的扯掉底裤,起身将自己的也剥的清光,俯身搂住唐糖,“本来想问你要不要休息一下呢。”他满眼笑意。

   “什么”唐糖立刻瞪大了眼睛,立刻有种上当受骗的委屈感。

   “不然你以为是什么”

   以为你想说我要不要尝尝,电影、小说很多都那么讲的,当然这种话唐糖是死也不会告诉他的,“啊……”

   突然她忍不住轻叫了一声,因为察觉到两人已经都是光熘熘的了,而且他的某处正抵在她那里,硬硬的火热,简直要灼烧了她一样。

   “你快拿走,爹地,快拿走,我怕死了……”唐糖捂住脸小声叫道,那声音听起来很像撒娇。

   唐仕仁低头吻着她的手背,坏心的动了动跨,本来想告诉她沒关系的,但这个动作实在太玩火了,让两人都有些受不了,他轻喘着压在她身上缓了缓,然后坐起身,抓着她的脚腕,打开双腿,眼睛瞬间光亮起来,他屏着唿吸,“简直要疯了……”

   他似乎要迷失了,伸手再次去触摸她那最敏感的部位,她惊唿着要合拢双腿,却被他用手挡住,“我不得不说,你美极了!”

   他仔细的看着她,看着自己的手在那里游走,看着她为他动情……

   “爹地,爹地,你就是趁我喝多了欺负我……”唐糖眼泪汪汪的看着他。

   “你今天喝不喝酒,我都不会放过你。”唐仕仁挤到她腿间,单手撑在她胳膊里侧,另一只在附近的衣服里翻腾着找什么东西。

   “哦,还有五分钟……”他拿着手机看了一眼,声音听起来十分懊恼,“宝宝,我无法忍受了,你先安慰一下我……”

   “什……什么”她不明所以。

   手被他牵引着来到他的胯间,巨大、热烫、光滑是入手的感觉,她有点被吓到,不管有多少理论知识,但实践还是第一次,小女孩终究是小女孩,但被他攥得紧紧的抽不回来,他眯着眼睛皱着眉头十分难受又十分享受的样子,粗喘着露出一丝笑,“宝贝儿,你不是胆小的人,也不要再有什么心理障碍,我是爹地,你愿意和我做的不是吗”

   唐糖一直觉得自己脑子晕乎乎的,到了这一地步了,他又说着这样的话,哪里经得起诱惑,本来就是对性充满好奇的年级,又在酒精的怂恿下,有了冲动。

   她小心翼翼的低头看去,满眼淫靡景象,唐仕仁见她有所松动,松了手,只剩下她的白嫩小手在握着那里,她甚至有些颤抖,微微动了动,他的喘息声似乎大了很多。

   “快点……”他呻吟。

   唐同学咬着嘴唇,动了几下,这已经是最大极限了,手中的感觉已经无法形容了,唐仕仁紧闭着眼睛气喘吁吁,当然会有变化,对于唐糖来说这简直太陌生了,她一副为难的样子看着手里的东西,“爹地,我真的很怕,它……它太……”这让她怎么启齿

   他轻笑,低头看她,“太大了么”

   话音刚落,手机响起来,唐糖知道那是他的鬧钟铃声,奇怪他为什么定这个时间。

   他伸手按了电话,看向唐糖,眼中似乎有光亮划过,那笑容十分轻松,有种“终于”的情绪在其中。

   “宝宝,生日快乐!”他俯身,贴着她的嘴唇,说的深情。

   原来是午夜十二点到了,也是她的生日。

   唐糖心想,肯定沒有人像她一样,光裸着全身被男人压在身下,敞开着大腿来接受別人的生日祝福。

   他亲了她几口,起身,拿着自己,对准她那里,“这是我送你的成人礼,可能会很疼,但快乐一定更多……”

   “爹地,不……”不对,哪里不对

   唐同学已经说不出话了,硬物挤进去的撕裂感席捲全身,她叫着绷直身子,丝毫不敢放松,手紧紧抓着他的胳膊,不对,弄错了……

防屏蔽邮箱:gengxin25@163.com
         牢记此站,再也不怕找不到x站 www.youyou8.tv (防屏蔽网站)
电脑版|手机版